论环境民事责任制度 - 环保论文 - 【591环保网】_生活污水处理_绿色环保资料_节能环保小知识_深度环保文章_深度环保手抄报
首页 > 环保论文 > 正文                           环保文章

论环境民事责任制度


发布时间:2013-06-06 10:09:12   环保文章:www.591huanbao.com



环境民事责任制度在环境法律责任体系中占有重要地位,而我国现行的环境民事责任制度在基本概念与理论、专门立法、责任方式等方面还存在不足与缺陷。国外相关理论有的已经相当完善,如美国、德国、日本等。因此,我国应该在分析比较的基础上,借鉴有益经验,从理论、立法、司法等各个方面完善我国的环境民事责任体制。关键词:环境民事责任 环境侵权 利益衡平 责任方式一、环境侵权的概念分析(一)国外的相关理论1.美国——妨害行为由于环境污染和破坏而损害他人权益的行为,各国的理解并不完全一致。由于环境污染和破坏常常表现为干扰性或妨害性的危害,与妨害行为的特征、概念和内容相似,故英美法系立法上就利用妨害行为的概念及原理来概括因环境污染和破坏所造成的对他人的干扰性或妨害性危害 。在美国就是沿袭传统的妨害行为。所谓“妨害行为”,乃是泛指各种非排他性妨害他人使用土地或者有关权益之现象。该概念最初是体现在土地相邻关系或地役权上 。这个定义表明了妨害与其它侵权行为的一个重要区别,就是要为财产性利益提供直接保护,而不是控制个人的行为。妨害责任的法理基础有三种:1故意侵害原告利益;2由于疏忽而侵入;3极端反常行为引起了危险后果,会导致严格责任。妨害行为的赔偿原则是加害者与受害者之间的赔偿与受偿,是否构成妨害的判定标准在于干预是否合理 。妨害行为又分为公益妨害和私益妨害,也有学者称为公共妨害和私人妨害。所谓公益妨害,是指不法行为或不履行法律规定的行为,致使社会上一般人之生命、健康、财产、安乐、自由、利益、便利等遭受危害,或对公共权利的行使和供给产生的妨害。而私益妨害,则是指因不法行为或不履行法律规定的行为致使私人之权益所受到危害。确定公共妨害和私人妨害时,有许多必须考虑的因素是相同的。所以有人认为公共妨害只有在那些如果适用其它类型侵权会有缺陷的案件中才能适用。但有些人认为,公共妨害这一法律概念体现的是处理与土地无关的环境侵权行为的法律基础,其适用可以保护更广泛的社会群体的利益 。2.德国——干扰侵害在德国,对他人土地权利的享有或使用,发生非排他性侵害的,一般统称之为“干扰侵害”,而且这一概念,也像妨害行为,在13世纪即在德国法制上形成,并且成为环境侵害民事救济制度之根源。德国民法第906条将煤气、蒸汽、烟气、臭气、煤烟、热气、噪声、振动等不可称量物质,以及其他来自他人土地的类似的影响现象,称为干扰侵害,在干涉不损害或轻微损害土地的使用的范围内,根据相邻共同体关系,土地所有者负有忍受义务。但作为其补偿,德国法承认了与加害者的故意、过失无关的无过失补偿。同时,在该重大妨害是由土地的惯行使用所引起,且在经济能力上,无法期待该土地使用人采取防止措施的情况下,被害者必须忍受侵害时,也可以对作用发生地的利用者,请求适当的补偿(调整补偿)。而对于不具有德国民法第906条的忍受条件的情况(超过忍受限度的情形),受到损害之土地的所有者,可以提起排除侵害和停止今后侵害行为的诉讼(妨害除去、停止请求权)。因此,德国法上实施干扰侵害的加害人,应承担除去侵害、停止妨害,调整的补偿、设置防止设备以及损害赔偿等民事责任 。3.日本——公害日本环境法采用的是公害的概念。日本的《环境基本法》第2条第3款沿袭了日本《公害对策基本法》第2条的规定,对公害进行了定义。所谓公害,是指伴随着企事业单位的活动及其他人为活动而发生的相当范围内的大气污染、水质污染、土壤污染、噪音、震动、地面下沉以及恶臭等,造成的与人的健康或生活环境相关的损害 。公害一词,是20世纪的产物。日本在过去的私法理论指导之下,都是依据以个人承担责任为基础的私法原理来解决纠纷。但是,现代的积蓄公害已不是单纯依靠私法上追究个人责任的原理(侵权行为责任)所能对应得了的问题了。要根除公害,保护自然环境,必须要求有与私法不同的新的法律控制手段。正是现代公害的这种特殊性,才形成了环境法的萌芽。目前,公害已成为日本侵权行为类型中最重要的一种。对公害这种侵权行为,受害人除了可以基于日本民法第709条的规定,请求加害人承担损害赔偿民事责任之外,日本的判例和学说,也承认了加害人的停止侵害民事责任。但是,日本的公害是指已经对人的健康或财产发生了具体的损害。即使由于人的活动使地域的环境恶化,但人的健康或财产上的具体的损害尚未出现时,还不能说发生了公害。(二)我国理论及其完善1.环境侵权侵权,也可以称为侵权行为,是传统民法的一个概念。环境侵权主要是通过拓展传统民法理论发展而来。民法学者一般认为,环境侵权是特殊侵权行为中的一种,它是指行为人因污染环境而造成他人人身或财产利益受到损(绿色环保知识)害。因此,在民法学者的眼中,环境侵权所侵犯的利益只是人身利益和财产利益两类。而环境法学者却认为环境侵权是指污染或破坏环境,从而侵害他人环境权益或财产、人身权益的行为 。也就是说,环境法学者一方面承认环境侵权是侵权行为的一种,从而与民法理论形成一定共识,另一方面又指出环境侵权与其它侵权行为的最大区别在于,环境侵权损害了一定区域的不特定多数人的环境权甚至后代人的利益,从而扩充了环境侵权所侵犯的利益范围,由此也拓展了侵权法所保护的利益范围 。由于我国民法与环境法规定的不一致,学者对环境侵权的理解又有广义与狭义之分。《民法通则》第124条规定:“违反国家保护环境防止污染的规定,污染环境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依法承担民事责任。”《环境保护法》第41条规定:“造成环境污染危害的,有责任排除妨害,并对直接受到损害的单位或者个人赔偿损失。”第44条规定:“违反本法规定,造成土地、森林、草原、水、矿产、渔业、野生动植物等资源的破坏的,依照有关法律规定承担民事责任。”广义的环境侵权包括环境污染和环境破坏,而狭义的环境侵权则仅指环境污染。2.存在的局限由民法的私法性质决定的,它所保护的利益也无出其右,而环境侵权行为作为民法侵权法的内容,必定具有民法的固有局限,即仅能对私益所受侵害提供救济。但是,环境侵权却不限于对私益的损害。一般侵权行为多表现为对单一主体某项权益的侵害。而环境侵权往往影响的范围广、时间长,甚至使一定区域环境生态系统遭到长期性的破坏。因此,受害的主体往往数量众多,既可包括当代人,又可包括子孙后代。在侵害的权益方面,环境侵权首先会对单个个体的人身、财产等权益造成损害;其次,环境资源的污染与破坏,又使环境资源这一共同财产直接受损,构成了对社会公共权益的侵害。传统侵权法所确定的侵害行为多注重对经济价值的考虑,将侵害视为一种债的产生方式或“负值交易关系”,正因为侵权行为造成“负”的经济价值,所以,是否有负价值的存在成为判断是否侵权的标准,对其损害的救济方式也以经济补偿为主。而环境侵权行为具有价值性,环境侵权主体的行为,多以经济价值的正当性、行为的合法性为前提。排污企业或以环境要素为生产对象的企业及具有环境危险性的企业多是随着人类技术进步,创造社会财富的大工业及化学工业的发展而出现的产物,是社会经济发展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其所创造的经济价值大大提高了人类的福祉。所以,环境侵权不能单纯以经济价值的正负来判断,而是经济价值与生态价值、个人价值与社会公共性经济价值综合衡量来判断。这一特性决定了在确定环境侵权行为时的特殊性。3.借鉴与完善美国的妨害行为也是从民法理论中发展而来,但是后来妨害行为分为私益妨害和公益妨害。私益妨害之救济适用普通法,对于公益妨害的救济则可以适用《美国国家环境政策法》、《清洁空气法》、《清洁水法》等环境立法。即公益妨害适用于其它类型侵权会有缺陷的案件中,以保护更广泛的社会群体的利益。德国的干扰侵害以忍受限度理论为基础,分为两种情况,在忍受限度之内的,适用相邻关系,超过忍受限度的则适用环境法之规定。日本环境法中的公害概念,有学者认为,将“相当范围的”环境污染作为基本法上公害概念的要素,是希望对私害与公害作质的区分。这种见解认为,公害是以涉及相当范围的区域性环境污染为媒介,使众多的人们受到了生命健康和财产损害的事件,因此需要国家或地方公共团体对此采取紧急对策 。因此,我国应借鉴美国和日本的经验。(一)我国的环境侵权以民法中的侵权法为基础,但是亦应对一般侵权理论予以发展,以适应环境侵权的特殊要求。首先,将侵权法所保护的范围扩展到环境权益,但仅限于对个体的环境权益的保护。其次,对侵权行为法理论中的侵权行为的构成要件、举证责任的分担及因果关系的认定,进行修订和发展,以更好的保护个人的利益,包括人身利益、财产利益和环境利益。最后,对环境破坏所引起的侵权责任在民法中进行规定,解决民法与环境法立法的矛盾和冲突。(二)建立类似美国的公益妨害、德国重大干扰的制度,影响较大或对一定区域内的公众造成影响的环境损害行为,由环境法进行调整。即在环境法中确立公益救济制度,完善我国重大的或公共性环境损害的民事责任制度。二、环境民事责任的专门立法环境民事责任制度是在传统民事责任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因此各国民法中都有关于环境民事责任的规定,如美国的侵权行为法、德国的民法典、日本的民法典。而后出现的环境立法,无论是综合性立法还是各单行法也都规定有环境民事责任制度。但是,影响最大的莫过于有些国家制定的专门的处理环境民事责任纠纷的法律、法规和政策文件,如美国的《1980年综合环境反应补偿与责任法》、德国1990年的《环境责任法》、日本的《公害纠纷处理法》和《公害健康受害补偿法》。(一)国外的立法1.美国《1980年综合环境反应补偿与责任法》美国的《1980年综合环境反应补偿与责任法》,一般称为《超级基金法》,该法为排放到环境中的有害物质的责任、赔偿、清理和紧急反应以及弃置不用的有害废物处置场所的清理作了规定。该法有4个基本组成部分。第一,它确立了信息收集和分析制度,使联邦和州政府有能力鉴定化学垃圾处理场,并为这些结果提出解决方案。第二,该法确立了联邦权威,联邦既有权对危险物质的紧急处理作出反应,也有权清理渗漏场地。第三,该法设立了“危险物质信托基金”,用以支付迁移和补偿行为。第四,该法迫使那些造成危害物质泄漏的肇事者全部负起清理和恢复原状的责任 。该法对环境民事责任制度的发展具有重要影响,与各州制定的超级基金法,形成了比较完整、严格的美国环境损害反应和责任制度。2.德国《环境责任法》德国《环境责任法》就环境相关责任包括民事责任进行了详细规定,也是对环境责任的专门的综合性立法。《环境责任法》为对环境产生风险的工业设施的运转规定了综合的严格的民事责任制度,主要规定环境损害赔偿责任即私人之间的环境损害赔偿请求。该法的适用范围限于因特定设备影响环境所产生的生命、身体、健康或财产损害。该法第1条规定了工厂和设施对环境影响的民事责任。如果发现一个工厂对环境影响负有责任,或者如果对环境的影响造成人员伤亡或影响人们健康,或者损害财产,则工厂的所有者有义务为其所造成的损害向受损害人赔偿损失。为了促进环境民事责任保险的发展,该法还确定最高赔偿限额为6千万马克。3.日本《公害纠纷处理法》和《公害健康受害补偿法》为了处理日本的环境民事责任纠纷,日本制定了专门的《公害纠纷处理法》和《公害健康受害补偿法》。大量造成人身和财产损害的案件促使日本法官对法律做出了有利于受害人的解释。《公害纠纷处理法》主要规范环境损害赔偿非诉讼解决的程序问题,《公害健康受害补偿法》对如何对公害健康受害者予以补偿进行了实体性规定,对于及时救济受害者,稳定社会秩序起到了良好的作用。(二)我国的借鉴1.我国有必要制定一部专门的环境责任法我国目前的环境责任立法,分别规定与民法和各种特别法中,这使得法律规定较分散、不系统,而且,我国现有的法律规定过于原则和抽象,有的还相互矛盾,缺乏可操作性。随着我国经济的高速发展,环境污染和破坏越发严重,环境纠纷的数量不断上升,会严重影响我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鉴于此,我国必须加强环境责任的立法,但是,若仅在现有法律中修修补补,仍然无法摆脱我国环境责任的法律适用杂乱无章的局面。因此,我国有必要制定一部专门的环境责任法。2.关于法律的性质我国立法的程序性规定不明确,并且,环境民事责任理论中的许多问题,如举证责任的分担,因果关系的认定等,我国的《民事诉讼法》都没有作出特别规定,或规定的不够详细、明确。这些都是环境民事责任必须解决的问题,因此,我国制定环境责任法有必要对程序性问题进行专门的、综合性的规定。这就决定了我国的环境责任法是集程序法与实体法为一体,对有关环境责任的问题进行系统全面的规定。这一方面可以极大的便利受害者的诉讼,另一方面也有利于立法的统一和司法机关正确适用法律。三、利益衡平原则传统的侵权行为,其行为本身在法律规范的价值判断上就是一种纯粹的无价值行为,即完全具有法律否定性的违法行为。而环境侵权行为往往伴随合法的生产活动而产生,其本身是在创造价值,侵害人的行为本身具有合法性和价值性双重属性。对这种特殊的侵权行为,因其合法性和价值性而不能完全禁止,但是对受害人的利益也不能不予保护,因此,利益衡平原则就成为环境法领域一项重要的原则。其中,在排除侵害的适用上各国都带有浓厚的利益权衡色彩。(一)国外的理论1.美国如上文所述,美国以妨害行为来概括因环境污染和环境破坏所造成的损害的,属于侵权行为的一种,其主要救济方式包括损害赔偿和排除侵害。排除侵害一般以损害的继续性、反复性以及不可修复性为要件,尤其是在工业活动所致(污水处理工艺流程)环境污染的情况下,因是否允许强制排除侵害,往往涉及公共利益及社会效用,更需要进行慎重的利益权衡,因此对排除侵害作了更为严格的限制。与此同时,为了弥补由于对排除侵害的救济方式所作重大限制而导致的对于妨害行为受害人保护的不同,产生了“部分排除侵害”的救济制度,即虽否定排除侵害,但为顾及被害者的救济,使双方当事人的利益得以平衡,准许法院为部分排除侵害,如禁止工厂不得于某特定时间排出废水,限制飞机不得于某特定时间起降等。后来,又出现了“代替性赔偿”制度,即代替排除侵害的赔偿制度,它与部分排除侵害一样,其目的在于,在妨害行为的民事救济上,既要维护产业活动的存续,又能确保公众生活安宁 。2.德国德国现行民法上干扰侵害制度的主要内容则包括:1)于干扰侵害非属重大的情形,为维护共同发展,受害人负有绝对忍受的义务;2)干扰侵害虽属重大,但对双方利益进行权衡,受害人仍负有容忍义务,但以衡量补偿权作为代替,性质上类似于英美法上的“代替排除的损害赔偿”;3)在重大侵害场合,而侵害活动又不具备衡量补偿请求权成立要件时,始为排除侵害请求权。以上三者,以衡量补偿请求权为主 。德国特别法,如《营业法》、《联邦污染控制法》的相关规定体现了企业活动及经济发展优先的利益权衡原则,以限制排除侵害的权利为其出发点。即其干扰侵害甚为重大者,依民法规定,所有人得请求排除侵害,但对于经政府许可设立的营业设施,即使其侵害系经由特别导引设置,或其土地利用方式不合惯常利用者,受害人也不得请求停止营业活动。但立法规定承认受害人得请求设置妨害设备,以便把干扰侵害减轻至相当缓和的程度,并援用公法上损失补偿请求制度,以弥补受害者遭受的不公平待遇,3.日本《日本民法典》第1条第1项就规定:“私权应遵循公共福利”。因而,除了人格权中的生命、身体、健康权之外,其他如精神损害、生活妨害、环境权、日照权、财产权等被害时,是否排除侵害,须经严格的利益衡量,已成一般通论。并且,在公害排除方式上,晚近的学说及判例亦有中间排除侵害及部分排除侵害的救济手段。前者如“设置妨害设备”,后者如限制营运时间(尤其是限制飞机夜间飞行)等等 。(二)对我国的借鉴意义由上可见,利益衡平原则在国外已被大量实践。而我国环境立法起步晚,关于利益衡量环境侵害排除中有关利益衡量制度尚处于学界探讨阶段,根据我国现行的法律,凡构成环境损害者,均应一概承担赔偿损失与排除危害的责任,而不再就排除侵害的范围和大小进行进一步的衡量,这种规定看似完善,但是在实际操作中,常常因环境利益与经济利益的相关性和冲突而无法保证公平和公正的真正实现 。面对这一问题,我们应当看到的是:利益衡量在环境法领域体现的是可持续发展理论的要求,而在更深一层的法理学领域体现的是经济效率与社会公平正义之间的平衡,它更多的是淡化了对行为违法性的评价,而代之以正当性的概念,但绝非放弃了对环境侵权行为的惩罚。因此,我国有必要借鉴国外经验,在立法和司法领域引入利益衡平原则。各国由于历史传统等原因,利益衡量中的侧重点有所不同:美国由于经济分析法学的发达,十分重视经济、社会效益的判断、比较;在德国的环境侵权的救济中,对土地利用的惯行性,加害人是否采取经济上可得期待的措施比较注重;而日本比较注重忍受限度的判断,在这方面的理论也较为成熟。由此可见,利益衡量的具体运用是非常灵活的,从经济、社会效益最大化出发,从公平、正义的多重价值追求出发,法官司法能动性的发挥尤其重要。而且利益衡平在具体运用过程中还存在技术层面的问题。因此,也不能完全依靠法官的自由裁量。具体到我国,笔者认为可以从以下几方面建立我国的利益衡平原则。第一,在立法中进行明确规定。可以借鉴德国的经验,对个体权益的保护,适用民法调整,在平衡双方利益的基础上,规定受害人的容忍义务,和加害人的补偿责任。对公共利益的保护,要适用环境法的规定,由环境法对经济利益和环境利益进行衡量。立法中的规定只是进行宏观政策上的导向,利益衡平原则的具体运用还是在司法过程中。第二,修改现有法律中有关损害排除的规定。对我国现有的环境保护法律法规中有关环境损害排除的规定进行修改,按照一定的标准确定侵害排除的范围和程度。改变传统的法律理论和制度中的“有无”、“零或全部”的状态,可借鉴国外的“中间排除侵害”、“部分排除侵害”、“衡量补偿请求权”、“代替排除侵害的赔偿请求权”等制度。第二,在司法中灵活运用。在司法中,视个案情况灵活运用。就具体环境侵害案件的利益衡量来看,可就以下因素斟酌个案情形分别作出判断:1、受害利益的性质、内容和程度;2、侵害行为形态、性质和程度;3、加害人是否采取经济上可得期待的防止措施;4、侵害发生地土地利用的惯行性,即应考虑双方土地利用的原来情况;5、侵害行为的公共性、公益性、经济和社会效益等。此外,环境侵权者是否事先经过环境影响评价及其结果如何,是否与当地受害居民协商、受害人回避侵害的可能性等,均应作为利益衡量的因素。四、环境民事责任的方式我国《环境保护法》规定的环境民事责任方式包括排除危害和赔偿损失。在美国,责任方式经历了从排除危害到损害赔偿再到排除危害与损害赔偿相并列的历程,德国“干扰侵害”的民事责任以赔偿损失为主,排除危害为辅,日本在环境侵权民事责任方式上特色是赔偿损失与排除危害并重。可以看出,美、德、日环境民事责任的方式与我国基本相同,都是包括了排除危害与赔偿损失,而排除危害与赔偿损失的具体内容有所差别。其中,排除危害的民事责任方式特色在于利益衡平原则的适用,上文已有详细论述,故在此重点分析赔偿损失的责任方式,包括赔偿范围和承担方式。(一)国外的立法规定及理论1.美国美国的《1980年综合环境反应补偿与责任法》规定责任人应该承担的费用包括:联邦政府、州政府或印第安部落的符合国家意外事故计划的规定的消除(remove)和救助行动(remedial action)的费用;任何其他人花掉的符合国家意外事故计划的任何其他必需的反应费用;因自然资源的损伤(injury)、破坏(destruction)和灭失(loss)而承担的损害赔偿费,包括由于这种释放(release)所致自然资源的损伤、破坏和灭失的合理的评估费用;根据本法第104节规定的有关健康评价或健康影响研究的费用 。此外,《油污法》在界定环境损害和赔偿范围方面意义尤为突出,代表了美国环境法的某些突出特点。《油污法》第2706节规定的对自然资源损害的赔偿原则有:1.基本费用:A恢复、重新安置、取代被损害的自然资源的费用;B被损害的自然资源的价值的减损;C对损失进行估算的合理费用。2.计划费用的估算依以上述原则1进行。3.不得进行双重赔偿。其中,1中的A、B、C三项就是具体的赔偿范围。2.德国德国《环境责任法》中的环境损害赔偿责任范围,包括人的生命、身体、健康或某物所受到的损害,但如果设备在按规定运行时导致某物受到非重大的损害,或者该损害按照当地通行的标准是合理的,则设备所有人不必予以赔偿。在致人死亡的情形,应当赔偿丧葬费、医疗费、死者生病期间因丧失或降低劳动能力或者增加必要的开支所遭受的财产损失,死者对其负有赡养、扶养或扶养义务的第三人的赡养费、扶养费或抚养费。在身体或健康受到伤害的情形,应当赔偿医疗费以及受害人因伤害而暂时或长期丧失或降低劳动能力或增加必要的开支所遭受的财产损失。其中因受害人丧失或降低劳动能力或者增加必要的开支所形成的损害赔偿以及向死者对其负有赡养、扶养或抚养义务的第三人提供的赡养费、扶养费或抚养费赔偿,应当在事后以定期金支付 。在一般环境侵权和特殊环境侵权损害赔偿中,对于受害人遭受的身体、健康等人身损害,德国法规定可以给予精神损害赔偿。2002年7月19日,德国颁布了《损害赔偿法规的第二次修订法》,该法对环境损害赔偿法的影响,主要在于将精神损害的赔偿范围扩及于危险责任法中。根据该法规定,在原《环境责任法》第13条之后增加了一句:“对于精神损害,同样可以要求给予合理的赔偿。”据此,加害人在致人身体或者健康损害的情况下,除了赔偿财产损失之外,还须就受害人的精神损害予以赔偿。对于生态破坏的赔偿要求,《环境责任法》规定,在环境侵权对财物造成损害的同时,使自然或风景也一同遭受不利影响的,受害人应当将之恢复至不利影响尚未发生前应有的状态,在此等情形下,恢复原状所需的费用,不能仅因为超过财物的价值而被认为过巨,对于恢复原状所需的必要费用,经赔偿权利人要求,加害人应当预先支付。如果加害人由于无知而损害了一个自身价值微小但却极具生态价值的物,权利人可以要求加害人事先赔偿恢复原状的必要费用,即使这笔费用超过了物自身的价值 。3.日本日本的特色在于其精神损害赔偿。日本早在上个世纪70年代便在判例中承认了有关精神利益损失的赔偿,如在“大阪国际机场噪声案”的判决指出,“个人的生命、身体、精神及有关生活上的利益,是个人人格利益的本质,统称为人格权。此人格权不允许任何人侵犯,对此侵害应认为有排除之权能。在本案中,使用机场所产生的飞机噪声对原告等全体显著发生精神上的痛苦,并妨害其生活,且一部分人已经发生身体损害,其他人也暴露在同样的危险中,故应认为原告等的人格权益已经遭受侵害。”于是判令,被告赔偿原告每月6000元的抚慰金,直到实施禁止飞机于晚9时至翌日早7时起降的命令为止。(二)我国的规定及完善我国《环境保护法》第41条规定“造成环境污染危害的,有责任排除危害,并对直接受到损害的单位或者个人赔偿损失。”赔偿范围包括了直接损失和间接损失。对于生态损害赔偿,我国《海洋环境保护法》第90条第2款规定:“对破坏海洋生态、海洋水产资源、海洋保护区,给国家造成重大损失的,由依照本法规定行使海洋环境监督管理权的部门代表国家对责任者提出损害赔偿要求。”这是我国环境立法第一次将赔偿范围扩大到生态损害。但是和美国的《油污法》、德国的《环境责任法》相比,此规定过于原则,缺乏可操作性。而对精神损害赔偿,虽然2001年2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161次会议通过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正式以司法解释的形式,明确规定了精神损害赔偿的一系列问题,但是,在环境立法与司法中都没有明确肯定精神损害赔偿。因此,我国环境民事责任赔偿范围应从以下两方面加以完善:第一,将赔偿范围扩展到自然资源损害和生态损害,参照美国《油污法》,在立法中规定赔偿的原则、赔偿的具体事项等,以增加可操作性。第二,在环境法领域确定精神损害赔偿的地位。德国是在《环境责任法》中直接规定,日本则以典型案例的形式进行确定。我国首先也应该在环境基本法中进行规定,明确其地位,而对精神损害赔偿的范围、赔偿请求人的主体资格、精神损害赔偿的构成要件、精神损害抚慰金的方式、赔偿数额依据的因素等则可直接适用2001年司法解释。Abstract: The civil liability for Environment Damage has an important position in the system of legal liability for Environment Damage. But there are still shortcomings and flaws in basic conception and theory, legislation and duty method. However, the related theory in other countries such as America, Germen and Japan is mature. So we should learn from them to improve our civil liability for Environment Damage.Key words: civil liability for Environment Damage; environmental torts; balance of benefit; forms of liability 深度环保网 深度生活污水处理 深度绿色环保资料 深度节能环保小知识 深度环保文章 深度环保手抄报
环保文章

小学生环保小知识 绿色环保小知识 低碳环保小知识 幼儿园环保小知识 校园环保小知识 绿色环保作文

环保作文400字 环保作文500字 环保作文800字 小学生低碳环保作文 低碳环保论文 关于低碳环保的资料

低碳环保生活 生活污水处理 污水处理工艺流程 污水处理技术 医院污水处理工艺流程



上一篇:从《物权法(草案)》第94条看我国相邻环境权制度的建立
下一篇:环境法学与民法学的范式整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