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环境侵权民事责任的实现方式 - 环保论文 - 【591环保网】_生活污水处理_绿色环保资料_节能环保小知识_深度环保文章_深度环保手抄报
首页 > 环保论文 > 正文                           环保文章

论环境侵权民事责任的实现方式


发布时间:2013-06-03 08:58:06   环保文章:www.591huanbao.com



环境侵权往往会导致多方面利益的受损,而环境责任体系的作用在于弥补受损利益、预防损害发生,它是由环境民事责任、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构成的一个完整的体系。其中的环境民事责任最主要的目的在于给予受害者利益的补偿,因此,其责任方式也具有特殊性。本文的重点在于讨论环境侵权民事责任实现方式的特殊性及其具体形式,提出环境民事责任的实现应当是损害赔偿为主、排除妨碍作补充的具体形式。并且该责任形式应该和环境行政责任及刑事责任相配合,以有限赔偿原则为主。关键词:环境侵权 赔偿损失 环境民事责任方式近些年来,随着媒体力量的增强,越来越多的环境污染事件曝光在民众面前。一场大的环境污染事件不亚于一次严重的社会危机,往往需要动员全社会的力量来面对。一次环境污染事件也会给人们的人身和财产带来不小的损失。就环境污染事件而言,往往会牵涉到多方面的责任,行政责任有之,刑事责任亦有之,但是真正能够给受害人带来利益上的补偿的是民事责任的实现。一、环境侵权民事责任的特征人类对环境的利用会伴随着对自然因素的改变。当这种作用力量过大的时候,就会超过自然本身的承载能力并造成自然因素恶化的改变,即环境污染和环境破坏。一旦环境污染和环境破坏产生之后,对于环境的不利影响会透过自然因素这种媒介传播开来。自然界本身就是一个整体,每个人都是相互联系的,环境污染和环境破坏的消极影响通过这些媒介,从问题产生的源头向外传播,致使其周边的人受到这些不利影响。这种影响表现在因为接触到某类化学物质而生病,或者因为资源减少而降低了生活的品质,或者因为污染物质导致财产上的损失。如果这些人身或财产上的损失是因为我们前述的这些行为所带来的,则这些行为就会引发一种法律上的不利后果,即我们所谓的环境侵权民事责任。环境侵权民事责任,是指环境侵权行为人因其环境侵权行为所应承担的对其不利的法律后果。 侵权责任的目的在于给予当事人补偿(compensation)、防止损害(deterrence)以及矫正的正义(corrective justice)。 环境侵权民事责任的补偿作用是三者之首。从可持续发展所实施手段的先后顺序来看,可以区分为事先预防、管制和事后救济三个层次。 因此,在法律责任这部分的设计上,也是依据此顺序来确定不同类型的环境法律责任。环境行政责任和环境刑事责任的设置,目的在于阻止环境损害的发生。因为从这些责任方式的内容上看并不以补偿环境或受害人的损失为主,而是透过行政处罚或刑罚本身所具备的威摄力来防止可能发生的环境污染。相对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来说,环境侵权民事责任更多的是为受害者提供补偿。所以三者之间也可以构架出一个完整的“预防-管制-救济(补偿)”环境法律责任体系。然而,环境侵权民事责任又并不局限于单纯的损害补偿方面,它也可以利用经济刺激起到防止损害发生的作用。至于矫正正义的目的,被定义为“被告对因其错误的行为导致的损害和对原告权利的侵害有赔偿的义务”。 但是,因为因果关系证明的困难,所以这个目的难以得到实现。因此,防止损害和矫正的正义都是对于补偿目的的补充而存在的,或者说是因为补偿行为的作出而顺带实现了这两个目的。典型的侵权行为必定有一个明确的原告、一个明确的被告和一个侵权事件中显而易见的因果关系。但是环境侵权中原告会面临着过分的证明责任,一般来说,法院对经济活动主要还是适用过错原则而非严格责任,只有当污染事件特别严重的时候才会考虑严格责任的适用。进而环境侵权案件中的原告必须克服一个更高的“门槛”——那就是因果关系的证明和危害的潜在性。 而这二者成为环境侵权民事责任的重要特征:首先,与一般的侵权案件不同的是,环境侵权责任最突出的特征是其构成要件中的因果关系认定有着有异于一般侵权的“宽松”。在传统的侵权案件中,因果关系的证明需要达到充分的程度,“以完全揭示出原因现象与结果现象之间的内在联系”。 在环境侵权案件中,因果关系的证明也是必须的,但是所要证明的程度已经下降到某种“可能性”的证明。原告要证明的有两个因果关系:其一,原告必须证明某种物质能够引起原告在该案件中所受的损害,此乃一般关系(general causation)证明;其二,原告还必须证明在该案中其所受的损失确实是由该物质所引起的, 此乃特定关系(specific causation)证明。 (生活污水处理工艺)其次,危害的潜在性也是环境侵权民事责任的另一个主要特征。与一般的侵权行为不同,环境侵权很多时候表现为一直渐进式的侵害。环境损害本身具有累积性。即便是极小数量的污染物质排放,在一段时间后,也因为在自然界或人体内的积累导致损害的发生。因此,许多的环境侵权案件是在一段较长的时间后,受害人才发现损害的,这样就提高了其证明因果关系的难度,从而为环境侵权诉讼的进行造成了另一个障碍。除此以外,环境危害的潜在性还会导致受害者受偿可能性的降低。在一段时期后,原先造成环境损害的企业可能已经不存在了,这样就会使得受害者无法找到被告,则民事责任无法找到承担者。总之,对于因果关系和危害的潜在性的考虑始终围绕着补偿的目的而出现。也正是因为环境民事侵权责任有这两个特征,所以对环境侵权民事责任的认定非常困难,并对环境侵权民事责任的方式产生影响。二、环境侵权民事责任方式的选择侵权的民事责任方式是指赔偿义务人依法应当对侵权损害承担的不利法律后果的方式或类别。 这种不利后果表现在财产上的补偿或者权利的回复,具体的形式由一国的法律预先设定,在实践中基本上都是依照法律规定的民事责任方式来适用。各国的法律习惯不同,因此对于民事责任方式的规定也是各有不同。我国《民法通则》上规定了十种民事责任的承担方式:(1)停止侵害;(2)排除妨碍;(3)消除危险;(4)返还财产;(5)恢复原状;(6)修理、重作、更换;(7)赔偿损失;(8)支付违约金;(9)消除影响、恢复名誉;(10)赔礼道歉。 这十种民事责任的承担方式有的适用于违约责任,有的适用于侵权责任,有的二者皆可适用。比如停止侵害、排除妨碍、消除危险、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返还财产和赔偿损失,这些方式都适用于侵权案件。所以,在环境侵权案件当中,对于环境侵权民事责任方式的选择也必然从现有的这八种当中选择。但是,并不是所有这八种方式都适合环境侵权案件的民事责任的承担。其中的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和赔礼道歉主要适用在人身权主要是名誉权的侵权方面。虽然环境的污染和破坏也会给人身权造成损失,但那种损失主要是指身体上受到的伤害,侵犯的是公民的人身健康权和生命权,以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和赔礼道歉无法补偿身体上带来的损失,因而这三种侵权责任方式不适用在环境侵权领域。对于剩下的五种方式,可以归结为两类:恢复原状和赔偿损失。英美侵权行为法确定的侵权的民事责任方式主要是赔偿,受害人无论受到什么类型的损害,法律一般都采用赔偿的方式对其予以救济。大陆侵权行为法确定的侵权的民事责任方式主要是恢复原状和适当条件下的赔偿损失。 广义的恢复原状包含了对于一切权利和利益的回复,通过侵权人的行为使受到损害的权利或利益回复到被侵害之前的状态。停止侵害、排除妨碍、消除危险和返还财产这四种方式就是恢复原状的具体表现方式,环境侵权人可以通过采取这四种行为,达到受害人权利或利益复原的状态。比如,甲某长期以来饱受邻近的歌舞厅噪音的困扰。这种情形下,歌舞厅就侵害了甲某的人身权,应当承担民事责任。歌舞厅承担环境侵权民事责任的方式只能是通过停止或减少噪音的方式来使甲某获得安静的生活环境。所以,恢复原状的前提是受害人的某种权利或利益被加害人非法的限制,它可以是人身权,也可以是财产权,或者是法律上没有规定的权利但实际上存在的利益(比如,美好的景观、安静的环境或者清洁的空气)。 从恢复原状这种方式的实现前提来看,它适用于仅仅是权利受到限制的情况。赔偿损失,顾名思义是对受害人的损失进行补偿的一种责任承担方式。在适用这种方式之前,必要有损失的发生,这点和恢复原状有所不同。如前所述,恢复原状的前提是对权利或利益的限制,并没有对权利或利益进行剥夺,无非就是使之无法正确行使或获得。然而赔偿损失所要赔偿的是被损失的权利或利益。《说文》中说,“损,减也!”也就是说,损失是就是人身权或财产权的减少。我国的《民法通则》上既规定了恢复原状的民事责任方式,也规定了赔偿损失的方式。如某些学者认为我国采取的是违约责任方式与侵权责任方式混合立法主义,赔偿损失责任方式与恢复原状责任方式并重,财产性质的民事责任方式与人身性质的民事责任方式相结合、救济损害的责任方式为主,兼顾消除危险、预防损害发生等责任方式的立法模式。 这是从整个侵权法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但是环境侵权行为有其特殊性,在选择侵权责任方式的方面应该说是有所侧重的。我国《环境保护法》第四十一条规定了,在发生环境侵权的情况下,可以采取的侵权责任方式有两种:排除危害和赔偿损失。排除危害虽然在表达方式上有所不同,但笔者并不认为这是一种另外创制的新的民事侵权责任的方式。因为排除危害这种方式无论是在行为方面还是在结果方面都和停止侵害这种方式比较类似。二者都是以消除危害来源为主,并有着防止损失的发生或进一步扩大的目的。排除危害和停止侵害都可能进一步导致被害人权利或利益的损失,从而引发赔偿损失这种责任方式的适用。虽然排除危害和赔偿损失在法律条文上是被并列的,但是,二者在实践中的地位并不相同。实践中,赔偿损失是环境民事责任中应用最广泛和最常见的一种形式。 原因有二:其一,损害是环境问题发生的基础。就环境问题的实质而言,它是指由于自然界或人类的活动,使环境质量下降或生态系统失调,对人类的社会经济发展、健康和生命财产产生有害影响的现象。 环境问题一定是对人类不利的一类现象,虽然人们的环境意识比起几十年前有了很大的提高,但是在法律上还是不能承认那些与人类利益没有关联的利益的存在。人类“在关注其他事物时,如在强调环境、动物等资源的重要性时,仍是以人类自身的生存与发展为根本出发点。” 所以,无论环境法如何发展,环境意识如何提高,法律上所要保护的都是那些被人们所关注的利益,重要的就会上升为权利。所以,当人们提到环境问题的时候,指的是人类的环境利益受到了某种程度的损害。当然,本文所要讨论的环境问题是指次生环境问题,也就是那些由人类的行为所引起的环(再生资源利用)境污染和环境破坏。包括环境侵权法在内的整个环境法建立的目的之一,在于使环境问题对人类的影响降低到最小的程度。我们影响环境,环境也反过来影响我们。在我们和环境问题作斗争的过程中,环境不过扮演了一个媒介的作用,其实质还是人类的行为,在影响着人类自身,所造成的一切不利后果都要由人类自己来承担。其二,环境利用行为本身的性质决定了其环境危害性。因为人们的生产和生活活动本身就会污染或破坏环境,并不需要特别去施加什么行为,就会导致自然因素的改变。如果这种改变是在人们可忍受范围以内的,就不会产生纠纷也就无所谓环境侵权了;如果这种自然因素的影响超出了人们的可忍受范围,就必然会有纠纷的产生。也就是说,人们一直在承受损失的过程中,只是这种损失可忍受程度决定了受害人是否会针对该环境利用行为提起诉讼。在这个过程中,政府也利用其手中的公权力要求人们忍受这种对环境有害但又对社会经济发展有利的行为的存在。政府利用其职权划定企业排放污染物的标准,但是通过对此类环境标准的研究可以发现,污染物排放标准依据的是环境的总容量来确定的。每个人对环境的敏感度各有不同,就算是最严格的排污标准那些具有敏感体质的人可能都会觉得难以忍受,也就是说,损害是实质上存在的。环境利用行为本身的合法性,不能掩盖其对环境具有危害性的事实。三、环境侵权民事责任方式的实现范围(一)赔偿损失的原则我们在确定环境侵权民事责任方式应当以赔偿损失为主之后,就要对其实现的范围进行分析。在这个方面,环境侵权民事责任方式也有其特殊性,即有限的赔偿原则。 在一般的侵权损害赔偿中,对于直接财产损失采取的是完全赔偿原则,而对于间接财产损失采取的是合理赔偿原则。对于精神损害采取法定项目与法官自由裁量相结合原则,而对于人身损害采取的是法定主义原则。 从这些原则来看,对于侵权损害的赔偿并不是按照实际损害的量来进行计算的,“对各国的侵权法实际运作情况的深入观察,我们将发现,即使是对于直接财产损失,在一些情况下也不予以完全赔偿,而是通过因果关系、赔偿范围的限制以及过错的‘可遇见损害’和司法政策考虑来限制和减少实际赔偿数额。” 对于环境侵权损害赔偿来说,因其本身的性质,导致其赔偿的计算还需要包括更多的考虑,最终产生减少赔偿额度的效果。首先,如前所述,环境行为本身就具有一定的有害性,在实施这种行为时人们会面临着潜在的风险。而衡量了利益之后,人们一旦选择了环境行为就必须为其选择承担一定的风险。在此,人们所作出的选择并不是指个人的选择,而是整个社会的选择。因为,在损害事件发生之前,社会已经将这个风险预先进行了分配,一旦环境损害事件发生,承担损失的不单单仅有污染或破坏环境的企业一方。受损害的个人也应当对于损害承担一定的责任,虽然这种责任似乎是强行分配给个人的。这里,我们必须看到一个社会的利益组成结构,在社会发展过程中,利益可以分为三个方面:企业的利益-个人的利益-国家的利益。这三个利益是相互交叉的,所以在某些情况下,一个利益可以说是企业的利益,也可以说是个人的利益或国家的利益。当企业发展的时候,国家的利益也会增加,因为政府可以通过征税的方式来增加国家的财政收入。并且通过再分配的方式,又将增加的利益分配到个人(比如社会福利的增加、社区的建设、教育的投入等等)。所以,个人已经在社会发展中获取了一部分利益,就必须为此承担风险。 其次,因为环境行为不是单纯的民事行为,这是由环境法的性质所决定的。环境法本身具有公法与私法相结合的性质,因此环境法所规范的环境行为也不能单纯的归于公法的行为或私法的行为。在对环境行为的控制中,环境管制和侵权法是同时适用的,也就是说,一个环境行为,同时会产生公法上的义务和私法上的义务。前面(工业废水处理)讲到在环境行为规范的过程中可以分为“预防-管制-救济(补偿)”的过程,在前两个阶段运用公法的手段比较多,尤其是行政手段。无论是行政许可,还是行政合同,一个企业的环境行为总是受到行政主管部门监督。在开办事业的过程中,企业主必须为其环境行为符合法律的要求付出大量的预防和控制成本。也就是说,为了达到行政法规的要求,企业已经承担了很大一笔费用,而这笔费用成为其免除部分责任的前提。所以,未来无论造成环境损害的行为是否应当承担行政法上的责任,对其民事责任也应当考虑到其先期支付以预防风险的成本从而限制对其赔偿请求的范围。最后,有些环境损害事件中,受损害的群体范围广泛,所要诉求的利益超过了加害企业的整个价值。在突发性环境污染事件中,这样的情形特别突出。因为过失导致的环境污染或破坏往往具有规模大、影响深、受害者众多的特点。这样,受到环境问题影响的人都可能成为潜在的侵权损害赔偿的诉求者,所要求的赔偿有可能超过污染企业的承担能力。因此出于保护企业的目的,也必须对企业的赔偿责任加以限制。为了法律所追求的正义的价值,对企业的赔偿责任减轻并不必然意味着受害人利益的减损或者被侵害。企业还可以通过排除危害等行为来停止对受害人的继续侵害行为,从而使受害人的利益得到救济。(二)环境侵权中是否适用精神损害赔偿?在确定了限制赔偿原则之后,我们有必要来考察损害赔偿的具体范围。一般来说,赔偿的范围包括人身损害赔偿、财产损害赔偿和精神损害赔偿。前二者不存在争议,因为损害能够很明显地被察觉,也很容易为损害的价值定量。颇有争议的是环境损害赔偿中的精神损害赔偿问题。因为精神损害赔偿制度本身在我国一直以来反对的声音很多,反对的意见集中在(1)精神损害赔偿会使得认得生命、健康、人格尊严等精神利益被庸俗化;(2)人的精神损害无法量化,所以无法确定其赔偿数额。赞成者认为,精神损害赔偿有补偿、惩戒和教育功能。在环境侵权领域,也不乏学者支持在环境侵权赔偿当中适用精神损害赔偿,认为在环境损害当中,尤其是对人身的损害当中,会导致受害人的痛苦感受,因此必须通过精神损害赔偿来对受害人的痛苦予以补偿。 从学者们对环境损害中的精神损害赔偿的描述来看,其发生的基础是受害人的痛苦。但是这种痛苦来源何处?是人身损害,抑或财产损害。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给出的范围,对于人格权受损、监护或其他亲属关系受侵害、死者的人格权及其延伸和具有人格象征意义的特定纪念物品永久性灭失或毁损的,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所以,精神损害赔偿是与人格权相联系存在的。如前所述,环境侵权民事责任有两个重要的特征:因果关系认定宽松和危害的潜在性。由此两个特征导致环境侵权民事责任的承担方式以补偿受害人的损失为主体,也就是说,弥补受害人的利益是环境侵权民事责任的中心。那就其惩罚作用,则应当由行政处罚来完成。因为我们知道,在环境损害案件中,往往民事责任和行政责任是相伴随的。一旦发生环境民事侵权行为,当事人首先想到的不是民事权利上的诉求,而是转向行政部门求助,由行政部门介入此案件。如果,加害人有非法排放污染物质或者停止污染处理设施等行为时,其应当在承担民事责任的同时承担行政责任,这个时候的行政责任就起到惩罚与教育的作用。如果,加害人本身的行为并没有违反行政法规上的要求且不承担行政责任的话,这说明加害人的行为不具有被苛责性,无需对其施加惩罚性措施,这时,单就受害人的损失进行补偿就能实现公平。我们再对精神损害进行考察就可以发现,在环境损害案件中,若非直接对人格权进行损害,则对其进行补偿的行为只其惩罚和教育作用。因此,对于那些因为财产受到污染或者邻近污染而要求精神损害赔偿的案件来说,这样的赔偿是不符合环境侵权民事责任本意的。所以,综合环境侵权民事责任的特征和高法司法解释我们可以得出这样一个范围:生命、健康和身体。当这三者被环境污染所损害的时候,受害者可以要求精神损害赔偿,所要求的赔偿额应该与其所受的痛苦成正比,在实践中应结合受害者所遭受到的损失大小、承受病痛的时间长短、伤残的级别等来确定。至于因特定财产的环境损害而产生的精神损害赔偿,笔者认为不应当支持。因为,这样的财产损害带来的痛苦本身具有极强的投机性,和身体上的损害不同,可能今天有,明天就消失了。 另外,比起人格权受损带来的精神损害赔偿,特定财产的环境损害更难证明其精神上的痛苦,缺乏有效的证据来证明受害人精神上确实遭受到痛苦这样的事实。(三)排除危害的运用在环境侵权案件中,排除危害这种民事责任方式会受到更多的限制。因为,有一些案件中,涉及的加害企业的利益大于被害人利益。比如著名的布默诉太平洋水泥公司案中,被告在纽约开设了一家大型的水泥厂,周边的土地所有者起诉该公司,认为他们的利益受到来自该公司粉尘、烟雾、震动的损害。最终法院判决被告支付185,000美元给原告用于补偿原告的经济损失。法官在判决书中作出如下论述:原告的投资超过四千五百万,并且雇用了300位员工。在现在的科技下,没有哪家工厂能够在毫无公害的情况下来运营,并且这种科技在可预见的未来也不可行。所以法庭不得不平衡公害所引起的损害和停止公害的成本。如果停止工厂的运营所需的经济价值更大,则法院不会颁发出禁止工厂继续运营的禁令,因为污染控制的成本过于昂贵。在布默案之后,公害不再成为停止污染的有效因素。 从这个案例我们可以发现,经济价值的比较是在决定是否采用排除危害这种环境侵权民事责任方式起重要作用的因素。在大多数情况下,盲目的适用排除危害这种民事责任方式会阻碍经济的发展,所以必须要谨慎的运用。在排除危害适用的时候,应当考虑当地居民的生活水平以及当地居民与该企业的联系。如果仅仅是因为周边居民的生活受到影响而使得对整个地区经济起重要作用的企业停产或搬迁,所耗费的成本巨大不说,还会使得原本依赖该企业生活的人员丧失依靠,生活水平下降。所以说,排除危害虽然表面上看是终止污染源最好的方式,但是从经济角度的考虑,该方式并不能实现环境法所要求的正义、公平的目标。何况,环境行政责任能从某个角度来对排污企业进行控制而无需特别使其停止运营,也就是说,如果不适用排除危害这种责任方式,排污企业的责任也并没有减轻。当然,不是所有场合都不适用排除危害这种方式。在排污企业社会价值较低,损害结果却异常严重的情形下,排除危害的适用是符合环境正义的要求的。四、结语环境损害给人们带来痛苦,给社会也会造成损失,因此,环境侵权民事责任的确立在于和其他的环境行政责任和环境刑事责任相配合,构建起一个完整的环境责任体系以保障环境行为的有序进行。环境侵权民事责任在这个体系中只是一部分,即不可或缺,也不能完全替代其他责任的作用。所以,在环境侵权民事责任的承担方式上就必须严格限制,以配合其特征及目的的实现。环境侵权民事责任方式以赔偿损失为主,主要是对受害人的人身和财产进行利益的补偿,在对人格权有着直接的环境侵害的时候,受害人还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这样的一个环境侵权民事责任方式同时实现了维护社会的公平和保持社会的发展的双重作用。真正的环境法律制度,并不应该是一味的追求限制环境行为的发展,而是应该给经济一个合理发展的空间。The Forms of Environmental Tort LiabilityWU Yu(law dept. of SCAU , Guangdong, Guangzhou, 510640)Abstract: Environmental tort used to cause some destroys of benefit. However, an environmental liability system can compensate the loss of property and prevent damages. Three aspects, environmental civil liability, administrative liability and penal liability, form the integrated system of environmental liability. Environmental civil liability in this system mainly aims to compensate the loss of victims. Therefore, its forms have some particularities. This article emphasizes the particularity of the forms of environmental civil liability and gives an opinion that compensation should be the main form of environmental civil liability and removal should be a complementary form. Nevertheless, the civil liability only is a part of an integrated environmental liability system and the three aspects would never substitute each other. At this viewpoint, the compensation should be limited.Key word: environmental tort, compensate, forms of environmental civil liability 深度环保网 深度生活污水处理 深度绿色环保资料 深度节能环保小知识 深度环保文章 深度环保手抄报
环保文章

小学生环保小知识 绿色环保小知识 低碳环保小知识 幼儿园环保小知识 校园环保小知识 绿色环保作文

环保作文400字 环保作文500字 环保作文800字 小学生低碳环保作文 低碳环保论文 关于低碳环保的资料

低碳环保生活 生活污水处理 污水处理工艺流程 污水处理技术 医院污水处理工艺流程



上一篇:水权初探
下一篇:从《物权法(草案)》第94条看我国相邻环境权制度的建立